都市之至尊战王

都市之至尊战王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01:00:42

最新章节:《都市之至尊战王》0061 我经历人生错落,终遇凡俗烟火。 正在手打中,请稍等片刻,内容更新后,请重新刷新页面,即可获取最新更新!    

0012 生而为人,良心不可泯灭。

李家大院,灯火通天,热闹非凡,不停的响起鞭炮声。

门外,张灯结彩,喜气连连,充斥着今天,是个不平凡的日子。

叶辰快步走上前去,敲了敲大门。

“吱呀!”

大门打开,露出面带喜色,精神气爽的李宁生。

“是你!你来干什么?”李宁生警惕的看着叶辰,往后退了一步。

“嘭!”

叶辰一脚踹出,李宁生顿时掀飞出去,在空中翻了几个跟头,这才停下身形。

院落中,喜悦的气氛,顿时凝固。

各个宾客全都举目四望。

宁蕊穿着一袭白色婚纱,面色略显沉重。

“你找死不成?敢在这种情况下动我,脑袋坏掉了?”

李宁生从地上站起来,吐出一口血水,满脸愤怒的盯着叶辰。

今天,他成亲,而宁蕊,作为绝烟淼的闺蜜,很多上层家族,前来祝贺。

这群人,没有一位是弱者,全都是江海举足轻重的角色,如此境况,叶辰也敢造次?

叶辰双手负后,身躯挺拔如青松,面色淡漠,“你应该庆幸,我很少亲自动人。”

“去你码的,在我面前装什么大象,有本事你就去给你爹娘报仇,给我看看!”

李宁生满脸冷笑与嘲弄,他真的很瞧不起叶辰,无论他取得了多大的成就,而他所说的事。

是叶辰一辈子都无法改变的污点。

“爬虫,闭上你的嘴。”叶辰面色冷峻。

宁蕊站在台上,整理婚纱,忽然朝着叶辰望来,道:“现在才明白过来,是不是太晚了?”

“凭我现在与绝烟淼的关系,你若敢动我一根毫毛,便会落得,死无葬身之地的下场!”

她无比高傲,有恃无恐,在她背后,站着的一尊庞然大物,而不是阿猫阿狗。

在这种情况下,她有自信,叶辰绝不敢动她。

叶辰凝望四周,忽视掉这句话,挥动右手,道:“清场。”

苏摄踏步向前,傲视全场,声音冷如寒风:“除却李宁生以宁蕊之外,立刻离开,否则,死!”

李宁生昂起头来,道:“在我大婚之日,你做出这种事情,该当何罪?也只有以死谢罪,这一条路了吧?”

叶辰以食指,杵向眉头。

他很厌恶听不懂人话的狗,更厌恶,一只臭虫,上蹿下跳,打断自己的计划。

“打,直到他闭上臭嘴为止。”叶辰轻声道。

苏摄迅速前行,伸出嫩白纤细的手掌,抓住李宁生的领带,将他重重的砸在地上。

砰!

巨大的响动,伴随着骨骼断裂的声音传来,如一股寒霜,笼罩了整个院落。

宾客只感觉浑身发寒,喉结处不停的吞咽唾液。

“我再说最后一次,无关人等立刻离开。”叶辰双目寒霜,扫视在场所有人。

话音刚落。

宾客们如蒙大赦,疯狂逃窜。

这件事,他们根本无需参与,更没必要参与。

就算绝家最后追责,也是去找叶辰,而不是他们。

不过,此刻所有人都佩服叶辰的胆气,竟敢动绝烟淼的闺蜜,着实的狠人。

“把宁蕊的脑袋取下来,她没资格再呼吸一秒空气。”叶辰静静的扫视。

转眼。

热闹非凡的婚礼,只剩下寥寥几人。

“你敢!难道你不怕绝家吗?你莫不是忘了,现在江海的帝王是谁,是绝家,是绝烟淼!我劝你立刻跪地求饶,否则等绝烟淼回来,活剐了你!”

宁蕊怒目相视,嘴角闪过一抹讥笑,十分瞧不起叶辰。

叶辰冷峻如霜,道:“你大概忘了,几天前在订婚宴上发生的事情。”

“绝家现在的确如日中天,可你算个什么东西,也配威胁我?好听点,你不过是别人的一条狗。”

宁蕊面色顿变,先前的骄傲全部消散,剩下的只有害怕与紧张。

叶辰真的不畏惧绝家,拿绝家来做护盾,实在是可笑的做法。

忽然,她惊醒道:“你不能杀我,我是徐生的妻子,徐龙的母亲!”

叶辰大步向前,一巴掌重重的砸了下去。

只见,宁蕊像断了线的风筝一般,在空中凌乱起舞,最终狠狠的坠落在地上。

她艰难的从地面上站起,浑身不断颤抖。

肉眼可见,她脸颊开始龟裂,如蜘蛛网一般四处蔓延,渗出丝丝鲜血。

一巴掌下去,就将她的脸骨给打断了。

“第一,你不配做徐哥的妻子。”叶辰就像是风一样,眨眼出现在宁蕊身前。

再次砸出大手,道:“第二,你不配做徐龙的母亲!”

“我哪里不配?配不配,你说了不算,徐生说了才算,你身为徐生弟弟,杀了他的妻子,想必在九泉之下,一定会怨恨你的,你敢这么做么?”

宁蕊重新站起来,嘴角露出一抹笑意,只是笑的很难看,她现在已经毁容了。

叶辰抽出手帕,擦了擦手,道:“告诉她,是谁要她的命,我又是因谁而要她的命,给她结果,让她死心,再送她上路。”

“奉徐龙、徐生之命,来取你的脑袋。”苏摄单脚踹地,整个人腾空而起。

尖锐无比的鞋尖,迅速转动起来,与宁蕊的脖子一擦而过,彪射出一道血红的箭花。

“嘭!”

宁蕊的身躯,重重的砸在了地上,直至死亡之时,都带着无法理解与呆怔的目光。

为什么,徐龙要求对方来杀自己!

这到底是为什么!

可惜,她死都没有得到答案。

她绝望了……

一个将死之人,在死前留下如此多的秘密,任谁都想不到。

别说是她宁蕊,即便是叶辰,也未曾想过徐生会有如此手段。

“咕咚。”

李宁生呆立当场,额头不断的坠落冷汗。

此刻,他浑身已经被冷汗打湿,取而代之的是,瑟瑟发抖,绝望的神色。

“割了他的舌头,留他收拾残局。”叶辰单手一托,正巧接住宁蕊的头颅。

“不,不,你不能这样对待我,我可没有招惹你!”李宁生方寸大乱,哀嚎道。

“先前辱骂叶将军,我懒得理会你这只爬虫,可你竟死不认罪,舌头的确该割!”

苏摄往前踏步,单手箍住李宁生的脑袋。

在一刹那,便坠落下猩红的舌头。

“冒犯叶将军,没杀你全家,已是天大的恩赐!记得收拾残局,不然我亲**问你全家!”

苏摄嘴角露出一抹满足的笑容,终于可以肆无忌惮一次,这么多天,可把她的脾性给憋坏了。

李宁生捂着嘴巴,疼的撕心裂肺,但已经无事于补。

目中充满了畏惧,他终于明白过来,叶辰到底是怎么样的人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