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市之至尊战王

都市之至尊战王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01:00:42

最新章节:《都市之至尊战王》0061 我经历人生错落,终遇凡俗烟火。 正在手打中,请稍等片刻,内容更新后,请重新刷新页面,即可获取最新更新!    

0009 我一直在等你,你终于来了。

车内的温度下降三分,比窗外的寒冬,更加寒冷。

征战多年,见惯杀戮的苏摄,也无法承受这股杀气。

似锐利的冰锥,刺进每一寸肌肤,又深深插入骨髓中。

“开车。”叶辰闭目歇息。

兰博基尼毒药,似脱缰野马,绝尘而去,只掀起数不清的雪花。

前方,座落着一间学校。

门匾泛黄,字迹模糊,但还能看清。

占地并不大,只有一间仅供十几个人吃饭的食堂,以及教学用的小屋。

寒风拂过。

“自徐生死后,法院将徐龙判给宁蕊,她没有尽到母亲的义务,将徐龙托付给学校,吃住都在这里。”

苏摄低头盯着手中的资料,缓慢的说道。

叶辰脱下黑色手套,交付于苏摄,推门而入。

万物寂静,唯有雪花飞舞。

院落中站着两个人,一老一少。

小孩身上的棉衣已破旧,黑乎乎,全都是泥巴。

另一个,则是一位穿着普通的少妇,脸上带着怒意,呵斥道:“我说过多少次,吃饭不要说话,你为什么就是不听?”

小孩双目射出倔强的目光,一字一顿的反驳道:“我没有说话,是他们欺负我。”

他是个男孩,身躯站得笔直,此刻怒目相对,没有丝毫畏惧。

这实在难以想象,一个十几岁的孩童,哪里来的胆气,与一位老师,这般争斗。

“将军,他就是徐生的孩子,徐龙。今年十二岁,上六年级。”苏摄盯着手中的照片,与小孩进行对比。

叶辰目露温和笑意。

他早已看出,从第一眼便已经确认,面前这孩子,与徐生简直从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。

无论长相,脾性,还是胆气,都和他父亲太过于相似。

“别人欺负你,为什么不跟老师说?”少妇掐着腰,训斥道。

闻此,徐龙嘴角闪过一抹冷笑,道:“我没与老师说过么?换来的是什么?他们打了我,骂了我,得到的不就是老师的赞赏么?”

少妇猛然抬起巴掌,狠狠地朝着他的脸颊砸了下去!

“啪!”

徐龙动也未动,静静的盯着她,只是眼神中的凶光愈演愈烈,道:“别以为我不知道,你经常在背后讨论我父亲,讨论我母亲。”

“还说我是个杂种,无人管无人问,笑我有一个畜生后妈,这一切我都记着,永远记着!”

“你再敢说一句,我就割了你的舌头,我看谁管你个小杂种!”少妇怒不可遏。

作为一个老师,被一个学生如此反驳,传出去不得让人笑掉大牙,说自己管教无方?

更何况,他根本没有家人过问,自己想如何惩戒就如何惩戒,他不应当畏惧吗?

少妇认为自己颜面尽失,打算无人的时候,好好教训一顿对方。

“发生了什么?”叶辰快步走上前去。

少妇这才注意到,有外人站在这里,却毫不慌乱,道:“这位家长,让您见笑了,我在教育孩子。”

叶辰双手负后,意味深长道:“有些人的确需要教育。”

“是啊,尤其是这有人生没人养的小杂种,当老师的自然要更费心思一些。”少妇摇了摇头,仿佛教育徐龙很疲倦。

“如果这就是所谓的好心,所谓的费心,等我大了,我必定百倍奉还!”徐龙攥紧拳头,大声的怒吼道。

无人能够理解,一个小孩会说出这般话语。

谁也不知晓他到底经历了什么,才能变得如此成熟以及仇视。

叶辰抖了抖手腕。

苏摄急忙将手套递上前去。

他慢里斯条的将手套带上,眉头皱了皱,道:“我想你会错意了,缺乏教育的不是这孩子。”

少妇愣了下,道:“什么意思?你要为他出头?”

“没别的意思,就是觉的你很欠教育。”叶辰缓慢的抬起手掌,重重的抽了下去。

“啪!”

清脆的耳光声,响彻在整个院落中。

“你无缘无故的打我?”少妇捂着通红的脸颊,满目的不可置信。

“有缘故,你欠教育。”叶辰冷着脸,再次抽出去一巴掌!

“嘭!”

这一巴掌势沉力重,少妇身躯踉跄的倒退,重重的砸在了地上。

“你、你找死不成?”少妇怒不可遏。

莫名其妙的被人连抽了两个巴掌,打的自己站都无法站起来,任谁都会愤怒。

“三分钟内,我希望见到这所学校的掌事人。”叶辰脱下手套,不再看少妇一眼,转头走向徐龙。

“好,狂妄的很,我倒要看看,你有什么能耐。”少妇冷笑不断。

这所学校的校长,是她的姘头,就算是校长来了,也会站在她这一边。

既然叶辰这般说,她倒是想看,叶辰会闹出怎么样的笑话来。

“谁允许你抬起头的?”苏摄快步走上去,抬起高跟鞋,一脚踩在少妇的背部。

少妇疼痛难忍,五官扭曲,怒而道:“你知不知道,你……”

苏摄低下头,重重的甩出去一巴掌,淡淡道:“做虫就要有做虫的样子,冒犯徐公子,没杀你全家,已是天大的恩赐!”

紧接着,苏摄拿出手机,开始联系人来处理这件事。

就在此时,一名中年人快步走了过来,身材魁梧,足有一米八的身高。

“张冲,我刚才教育孩子,那个人不分青红皂白的打我,甚至还要叫掌事人来处理这件事,你来的正好,这件事到底该怎么处理?”

少妇见到来人,忍着剧痛,边走边说道。

徐龙静静的盯着叶辰,忽然道:“我认得你,你是叶……叶叔叔吗?”

叶辰揉了揉他的小脑袋:“是我。”

“爸爸说过,你早晚会回来接我,我一直在等你,你终于来了。”

徐龙眼角闪烁晶莹的泪光,飞扑上去,紧紧抱着叶辰的双腿。

“是的,我来了。”叶辰一时间找不出安慰的话,只觉得嘴角有些苦涩。

“对了,爸爸说,等你来接我,告诉你一个消息,爸爸说,任何人都不能说,只能和叶叔叔一个人讲。”

徐龙忽然想起了什么,郑重道。

那边。

“凭你的身份,还没资格,见我的主人。”苏摄强压制住心中的怒火,拦截住张冲。

若非叶将军要亲自处理,她早就出手,砍掉了这两人的脑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