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市之至尊战王

都市之至尊战王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01:00:42

最新章节:《都市之至尊战王》0061 我经历人生错落,终遇凡俗烟火。 正在手打中,请稍等片刻,内容更新后,请重新刷新页面,即可获取最新更新!    

0050 叶辰,我来找你玩咯。

“再过几月,是我父母祭日,李家主记得去跪地谢罪否则,我打断你的腿!”

一句话,犹如天空炸雷,不停地再众人耳朵旁响动。

从未,有人想过,江海四大家族之一的李家,会被人指着鼻子辱骂。

可,最为可怕的是,面对对方的羞辱,李家家主,一句反驳的话都说不出。

现场众人,均是呆呆的望着叶辰远去的背影,心中震颤。

这……小子到底什么来头?!

大闹一场,羞辱李家,就这么轻描淡写的将对方放走了?

谁敢阻拦?

猖狂霸道,无视皇权,当今世上,唯有叶辰敢行此大逆不道之举!

人影绰绰,熟百道目光悉数落在李康真身上。

雨,更加狂躁,坠落大地,洗刷空气。

李康真静静地站在原地,双目死灰,紧接着,一股火焰绽放眼中,愈演愈烈。

突然,他周身一颤,用手帕捂住嘴,吐出一大口血来。

宾客们都明白,从今往后,叶辰与李家,会形成不死不休的局面。

同时,四大家族如影随形,帝王绝家,也不会放过此子。

暗流涌动,风暴将临,经此一役,江海怕是要掀起暴雨狂澜!

远处!

齐宇航,齐天明,嘴角同时闪过一抹微笑。

两人齐齐双手负后,转头看向场中央的叶辰。

齐宇航忽然心中一动,张口问道:“贤侄,你有没有想过,如果他不肯加入袖口生香?”

齐天明轻轻摇头道:“这件事,不必去想,现在我还在审视,他到底有没有资格,加入袖口生香馆。”

“毕竟,袖口生香代表着我们的脸面,不是随便一条狗就能够进来的。”

“再者,就算他真的有资格加入,也不会拒绝,外面不知道有多少人,花费大代价也要加入我们。”

“甚至,有人说,只要加入袖口生香馆,他宁愿妻离子散,甚至付出所有家产。”

他声音平淡,仿佛在诉说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。

齐天明所言非虚,加入袖口生香馆,代表着安全,以及身份地位。

袖口生香馆财力滔天,武术高手不计其数,势力涛涛,谁人都以加入袖口生香馆为荣。

“哈哈,既然你这么自信,叔父就放心了。”齐宇航仰头大笑不止。

对于齐天明他十分欣赏,虽然只是侄子,但他们之间的感情堪比父子。

齐宇航膝下有一子,不过只是个花花公子,对于袖口生香馆从不过问,只知道拿钱。

所以他全权将权利交给齐天明,而今为止已经有三年之久。

但,齐天明从未让他失望,所有的一切打理的井井有条。

故此,他将齐天明,当做亲生儿子来培养,而,齐天明自幼丧父,故将齐宇航,当做亲生父亲来看待。

有何差别?

天塌了需要人补,家产需要人继承,无论如何,他们都是互相弥补的替代品。

两人无错。

本来,李陈两家,集体举行丧礼,闹得沸沸扬扬,媒体非常关注。

甚至于,派了两队记者,前来采访记录。

同时,整个江海的普通民众,对比也非常关切。

毕竟,李陈两家,代表着江海的发展走向,在江海的地位举足轻重。

但是,关于这件事,所有媒体闭口不言,甚至放话,因为一些原因,并没有去青林墓园。

只是不知,到底是何人封锁消息,是叶家人,还是李家,亦或者是陈家人。

齐宇航对叶辰的手段,十分吃惊,同时感觉到了强大的威胁感。

毕竟,他们只有两人,一男一女,杀的青林墓园,死气沉沉。

同时他还没有摸清楚叶辰,背后的力量,心中起了一些防备。

但,关乎叶辰,他只想将叶辰当做一个傀儡操纵,并没真正的将他放在眼中。

远处,一辆红色的超跑,静静地行驶在大陆上。

方童童穿着一件白色的着装,显得十分郑重,脸上带着不情愿的表情。

她今天很美,胸口处别着一朵白色的玫瑰,看样子应该是参加丧礼而来。

在一旁,坐着一个男子,穿着一件黑色西装,面色严肃。

他带着一副金丝眼镜,显得斯斯文文,气质富贵。

此人是方童童的秘书,钱江。

“还有多久才能到?”方童童皱着秀眉,百般聊赖的把玩着手机。

“马上就到了,不过你待会可要客气点,毕竟对方是四大家族,要是一个表现不好,别说是你,就是我,也得付出大代价。”

钱江深吸口气,柔声对方童童劝慰道。

他其实心中打鼓,很紧张,毕竟从没有和四大家族,这种滔天人物打过交道。

谁也不知道,他们的脾性,到时候,一个不小心,惹得对方不愉快,指不定得把自己怎么样呢。

“我知道了,你都说多少次了,烦不烦。”方童童一脸的厌恶,扭过头去,欣赏外面的风景。

她很压抑,也很忧郁。

方童童低声叹了口气,整个人看起来,十分疲倦,充满了死气。

“方小姐,你去不去都可以,但你若不去,我只能把你的公司吞掉,这就是不听话的惩罚。”

一个青年嘴角带着邪气森森的笑容,浮现在方童童眼前。

段庄,大陆,港台,风光十足的风水师。

性格变态,喜欢将古灵精怪,调皮可爱的女孩操纵于手中。

偏偏他来头甚大,甚至于,大陆港台,任何一群城市的巨鳄,他都认识,而且关系甚好。

让方童童无可奈何,她清楚明白,自己彻底的陷入了深渊。

不顾她的意见,威逼利诱,让她参加李家的丧礼。

这是第一次,也不是最后一次,总有一天,段庄会翻脸,将她彻底的囚禁。

一直沉默的钱江,忽然开口道:“得到通知,李家那边不用去了,司机,打道回府。”

方童童闻言,灵动的双眸闪过一道亮光,嘴角噙着微笑,询问道:“到底怎么回事,是不是那边出事了?”

钱江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,道:“你还好意思笑,这边没去,不知道该怎么跟段先生交差,要是怪罪下来,你就是背锅侠。”

“拨开云雾见青天,今天天气真好。”方童童伸了个懒腰,脑海中浮现出叶辰的面容,顿时噗嗤一笑。

钱江望向窗外,暴雨如注,雷鸣大作,嘴角抽搐,脑门都是黑线,这也叫天气好?

“好了,我要去约会咯,别再打扰本姑娘。”方童童抓住手机,直接关机。

握了握小拳头,露出两颗小虎牙,叶辰,给我等着,本姑娘,来找你玩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