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市之至尊战王

都市之至尊战王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01:00:42

最新章节:《都市之至尊战王》0061 我经历人生错落,终遇凡俗烟火。 正在手打中,请稍等片刻,内容更新后,请重新刷新页面,即可获取最新更新!    

0048 江海涛涛,心朝四野。

齐天明,齐宇航,两人双手负后,凝望沸腾不止的东江。

江海涛涛,两人心情亦不平静。

似乎,皇朝触手可及,幻想的一切,近在眼前!

只要掌握叶辰,便掌握一切!

现场寂静无声,叶辰单手插兜,嘴角带着淡淡的微笑。

浑身散发着一股澎湃的霸道,缓慢的朝台下走去。

眼前,白色的丧带,随风摇曳,悲悯的音乐,传遍诺大的青林墓园。

风愈发疯狂,雨愈发急促。

砰砰砰!

雨滴拍打声,似是天庭擂鼓,重重的敲击在每个人的心头!

叶辰的身影越来越近,众人的瞳孔越来越紧。

站在远处的绝烟淼,心越来越慌乱,其瞳孔震颤。

她曾几何时想过会发生这种场面,曾几何时想过八年后面对的是这等滔天人物。

一言一行,一举一动,哪怕只是一个细微的眼神。

都充斥着凌厉,霸道,甚至于,语如圣旨的男人。

她彻彻底底从叶辰身上,感受到了皇者的气息。

“三个月后,是我父母祭日,我点到名的家族,必须到场,跪地谢罪。”

“用心听,给我记在脑子里,若是时间到,被我点到名的各位不到场,到时候祸事不是家主,而是上上下下所有族人!”

她想起了半个月前,叶辰初临江海,对她所说的话。

似乎……这一切皆有可能?

八年前,叶家彻底陨落,绝烟淼以为,日后江海是绝家的天下。

没错,当真是绝家的天下!

可,叶辰今次归来,将这一切都给破灭了,仿佛,绝家正在一步步走入曾经的叶家。

她本以为对方不过是个草包废物,难登大雅之堂。

可,而今,对方凭一己之力,对抗帝王绝家,压的她们几乎无法喘息。

这是何等的惊世骇俗,又是何等的匪夷所思!

出乎所有人的意料,叶辰乃变数中的变数!

暴雨飘摇,空气中带着清新的泥土气息,本该是美好的情绪。

可因为叶辰在场,有些不合时宜。

所有人心头沉重,宛若压着一块巨石,心跳越来越快,叶辰的身影就在眼前。

“李家的礼物我收下了,李家的大恩我也还过了。”

叶辰双手交叉,在李康真面前,来回走动。

他这细微的动作,令所有人面色数变,显得有些慌乱不堪。

纵使见惯了大风大浪的老江湖,也无法承受这股压迫的气息。

绝烟淼更是踌躇不定,不停揉捏手掌,试图驱逐这强烈的式微心理。

现场,唯有李康真能算镇定,他面无表情,无波无澜。

似乎是沉寂辽阔的海洋,让人无法看透,他心中想的什么。

他眯了眯眼睛,不卑不亢道:“不知叶先生到底何意?尽管说明意图,我会想办法满足。”

叶辰摇了摇头,整理下衣衫,吐口气,道:“我今次来,主要是为李公子送行。”

他凝望祠堂,话锋一转,道:“还想给他上柱香。”

仇人上香!

绝烟淼眼睛缩成一根针,心中升起滔天怒火,这狂妄的过分。

李康真恨不得将叶辰除之而后快,他竟敢说出如此胆大包天的话,实在是可恶。

宾客们心中一惊,慌乱的不成样子,叶辰当真是来者不善!

令所有人意料之外的是。

李康真爽朗一笑,脸上的肉疯狂抖动,就这般笑着,没有回应。

所有人都明白,只有这个时候的李康真才是最可怕的。

“不同意?”苏摄往前迈步,嘴角勾着一抹笑容,道:“叶先生亲自为李成送行,是李家莫大的荣耀,你敢不同意?”

她的眼神意味深长,让人心中发毛。

其实,叶辰并没有询问李家人的意见,只是通知,不管李康真同意不同意与否,祠堂他进定了。

“怎么会呢?”李康真甩了甩袖口,拿起手帕擦了把脸,随即甩了甩。

最后做出一个请的手势。

目光焦聚于此。

叶辰坦荡前行,手中持着一枝白玫瑰。

祠堂内,香烟缭绕,两旁,站着李家亲属,有二十几人。

各个都咬牙切齿,目光不善,死死盯着叶辰。

有一股怒气,又有一股杀机,在空气蠕动。

所有人均感觉头皮发麻。

可……

叶辰径直的走向前方,目光锁定,李成的遗照,目不斜视。

他缓缓抽出白色玫瑰,手掌轻轻用力,随后,玫瑰纷乱。

紧接着,他嘴角闪过一抹冷冽的笑意。

大步向前,拿起桌上,摆放的所有香。

“这是要干什么?”

“恐怕……不是好意。”

宾客们面色突变,盯着叶辰的每一个动作。

而,李家人面色赤红,双目几乎要喷出火焰来,牙齿咬的嘎嘎作响!

只见,叶辰抓住一把香,“咔嚓”两声,将所有的香,尽数折断!

“叶辰,我特么弄死你!”一名女子,突然从人群中冲出来,手中持着一把砍刀,心中火焰燃烧。

她长得很美,就连生气都很美,但她吐出来的话,将这美感尽数破坏。

李康真伸出一根手臂,阻挡了女子的去路,道:“蔓蔓给我退下,我在场,还不需要你来处理!”

李蔓蔓,李成的亲妹妹,两人关系从小就很好。

而今仇人在眼前,她如何忍住,又如何放任仇人猖狂?

“你这个杂碎,真以为自己有点本事,就能不将李家放在眼里?立马跪在我哥哥面前,否则,我让你爬着出去!”

李蔓蔓被拦截,心中火山爆发,一股脑的对着叶辰辱骂,她整个人都快气爆炸了!

叶辰不闻不动,对着香,点燃了香烟,优雅从容得吸了一口。

浓烟暂时遮蔽了他的视线,紧接着,双目变得柔和,又有些许的自责。

“八年前,我父母惨死,没有人为他们送行,只有我一个朋友,舍生忘死,送他二人下葬。”

“其,江海五大家族功不可没,想法设法,羞辱我父母,甚至在他们死后,也阻止人去祭奠。”

叶辰眼中酝酿着一股笑意,扫视在场所有人。

“比起我的父母来,李成风光大葬,你们应该知足了。”

他淡淡的抽了一口烟,抬头望天,静立不动。

“你父母死,和我李家有何干系,和我哥哥有什么关系?就你这种人,死有余辜,活该无人祭奠!”

李蔓蔓双目赤红,额头绷起青筋,愤怒的咆哮道。

“呵呵……”叶辰嘴角勾勒起一抹冷笑,其眼中的笑意,绽放出疯狂。

“你很不错,胆子很大,但你的语气,你的嘴巴臭不可闻,我很不喜欢!”

话落,他挥动右手,狠厉的砸击在李成的棺材上!

“砰!”

棺材震颤,从内到外,布满蜘蛛网一般的裂纹,扩散四方!

水液和泥土混杂在一起,飞溅而起,溅射四方!

紧接着,李成的身躯,腾空而起,重重的砸在地上。

较好的妆容,一朝变的不堪,浑身都是泥泞。

其身躯,发出“咔嚓咔嚓”的骨骼声响,几乎于一瞬间,身躯寸寸断裂!

“好狠辣的手段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