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市之至尊战王

都市之至尊战王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01:00:42

最新章节:《都市之至尊战王》0061 我经历人生错落,终遇凡俗烟火。 正在手打中,请稍等片刻,内容更新后,请重新刷新页面,即可获取最新更新!    

0047 群雄逐鹿,大势将起!

本来,为李成送行的哭声,悲伤的伴奏。

此刻,顷刻间灰飞烟灭,上万道错愕震惊的目光,齐聚叶辰身躯。

叶辰慢里斯条的搓动手掌,片刻间……

坚硬无摧的铁质虎头铡,化作星星点点的黑色颗粒,从叶辰指缝间坠落在地上。

叶辰甩了甩手,将铁星碎末清理干净,继而双手负后,气势如山,凝望远处的李康真。

无色的暴雨,庄严的送葬队伍,停止响动的悲伤音乐。

下方,无数宾客凝望上方。

气氛……一时间凝固,同时带着沉重的压迫,重重的砸在每个人的心头。

绕是,绝烟淼,李康真,也感觉脚步沉重,额头青筋狂跳。

“李家的待客之道,十分有趣,不过,我不喜欢太锋利,充满危险的东西,因为,我杀人,从不用这么不痛快的手段。”

叶辰左脚踹出,莫杰留下的枪头,瞬间化作寒芒。

飚射而出。

当!

枪头直立的陷入李康真身后的墙壁上,半截枪柄疯狂摇颤,枪鸣声,不绝于耳,刺激着每个人的头皮。

李康真额头无声的落下冷汗,站在原地一动不动。

这,偌大的青林墓园,寂静无声,只有枪鸣声,挑战着所有人的心脏承受力。

无形之间,叶辰站在最顶峰,手握杀生大权!

绝烟淼目光复杂,心中极其错乱,这件事到底何解?

叶辰的目的,一步步达成,她的心脏精神,一步步被摧残,或许,再来几次。

不需要叶辰亲自动手,她都无法承受这令人惊心动魄的心里压力,当场自杀。

甚至于,她现在觉得呼吸困难,眼中的世界,不过是人间炼狱。

现场的氛围,令所有人窒息。

远处,双手负后,五官粗狂,身上带着强烈的王者气息,饶有趣味的打量着此处。

齐宇航,袖口生香馆主,其势力布满江海。

与帝王绝家,分庭抗礼,凭借一己之力,与绝家打成了平手。

他的能力与手段,在江海极其出众,虽然,袖口生香组织没有绝家声名浩大。

但,与绝家和四大家族相比,决不落下风。

可,最为重要的是,凭一己之力,同绝家与四大家族合并的势力抗衡,能做到这一步,均可见他的能力与胆识。

他摸索裤兜,掏出一根雪茄,慢悠悠的点燃,享受的抽了一口。

而后,饶有兴趣道:“侄子,你觉得这小子怎么样?”

另一旁,五官同样粗狂,浑身携杂着狂妄,霸道,桀骜的气息。

身高体壮,浑身肌肉紧绷的齐天明,道:“叔父,你何须问我?难道你认为这鲁莽的草包废物,能用的着?”

齐宇航闻声大笑,道:“刚才他的表现如何?”

齐天明满脸的不屑,道:“若是我评价,只能说一般般,至于方才手碎虎头铡,不过是糊弄人的手段罢了。”

“若是我,单凭力量,我也能瞬间碾碎。”

对于叶辰,齐天明并非无视,更非瞧不起,只是他觉得太普通了,没有提起他任何的兴趣。

再者,堂堂袖口生香馆,还不需要一个年轻人过来效力。

齐宇航眼中闪过一抹疑惑,虎头铡真的那么容易碾碎?

但,他没有纠结这个问题,他只知道,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,叶辰对他而言有用。

他笑了笑道:“不可小觑此人,他能单枪匹马参加葬礼,甚至压的李家无法抬头,都说明他不简单。”

成大事者,不能放过任何一个细节,细节决定成败!

袖口生香与绝家,两虎相争,而,一山不容二虎。

现在绝家与袖口生香持平,谁也无法沾到便宜,此刻需要一个契机,力量,来打破常规。

或许,叶辰就是决定,天平到底倾斜在哪一方的关键因素。

他突然间闯入江海,却成为两虎相争的重中之重!

江海涛涛,鱼龙混杂,势力并不醒目,无人能够明白,到底谁才能成为江海真正的霸王皇权。

自叶家陨落后,各方虎视眈眈,江海纷乱,豪杰四起,明争暗斗,纷争不断。

不知有多少势力潜伏于江海,等待时机,涌出水面。

可,叶辰初来江海,异军突起,彻底进入了江海众多势力的视线。

有心人,当然要借力打力,绝不会让叶辰成为别人手中的长枪。

“这么说,我还真的找他讨教讨教了。”齐天明闻言,双目露出玩味的笑容,看向叶辰。

他与叶辰年纪相差无几,但很不喜欢有人抢自己风头。

“贤侄,我希望你能目光长远,而不是争一时之气,你要明白,不称帝,则死无葬身之地!”

“我袖口生香馆,绝不能成为展板鱼肉,有些气必须忍!”

齐宇航声音沉重,双手负后,遥望叶辰。

“这么说来,他比我要强吗?凭他一届草包废物,江海人尽皆知,叶家陨落,死气沉沉,无人可站起。”

“一个遗孤,给他这么高的评价,真是够了!”

齐天明双目阴沉,牙齿咬的嘎嘎作响,年轻一代,他不觉的自己比任何人差!

他堂堂齐天明,力压群雄,权势霸道,无限嚣张,竟有人敢和他比高,独领风骚,实在猖狂!

“你不如他,最起码气场,手段,脾性,你都相差太远。”齐宇航摇头轻笑。

“好了,不要把我和一群匹夫比较,实在是有损颜面。”齐天明面色阴沉,十分不爽的挥手。

“不过,此人并不重要,我看中的是他身后的势力,他到底如何,无关紧要,不扰大局。”

齐宇航深吸口气,往后退了两步,转头观望远处的江海东江大桥。

这,江海暗潮涌动,这天下,就如浪涛,一浪一浪连绵不绝,冲刷着一股又一股的势力。

这天下,注定会有一场旷世大战,他,齐宇航注定名垂千古,坐拥皇朝!

对于叶辰,他没有丝毫意外,只要说明是袖口生香馆,给他抛出揽枝,叶辰绝无任何拒绝的意思。

毕竟,凭他们的身份,邀请叶家遗孤,是给他叶辰天大的面子!

齐天明领悟,嘴角闪过一抹笑容:“叔父的意思是,借力打力,过河拆桥,叶辰,只不过是争霸中的牺牲者,也是最伟大,最可怜的一种人?”

“呵呵,不错,不错。”齐宇航见齐天明不再愤怒与叶辰争锋相对,恢复理智,仔细思考问题。

由衷的夸赞道。

“哈哈哈,哈哈哈,叔父好手段!”齐天明望天长笑,看叶辰的眼神,产生一抹悲悯。

可悲,可叹,已经成瓮中之鳖,却还未曾察觉,甚至会老老实实的让人把他的骨肉给剥了,熬成汤。

人物?二字,叶辰,配不上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