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市之至尊战王

都市之至尊战王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01:00:42

最新章节:《都市之至尊战王》0061 我经历人生错落,终遇凡俗烟火。 正在手打中,请稍等片刻,内容更新后,请重新刷新页面,即可获取最新更新!    

0003 你是她养的狗,还是她爹?

男子名叫李宁生,除却一些顶尖家族,可以说是在场身份最高。

他,很不喜欢被人无视。

但偏偏,面前这从未谋面的青年,不给他半分颜面。

这已让他恼怒。

“叶辰,不想死,立刻离开这里。”宁蕊缓缓抬头,语气淡漠。

她站起身,望向窗外宜人的雪景。

此刻,她不打算躲避,而是面对,她不应该怕对方,毕竟这不是八年前,江海也不是叶家的天下。

这天下,属于她的闺蜜,绝烟淼,绝家!

为何畏惧叶家孤子?

想清楚以后,她身上的气魄越来越惊人,如帝王一般,朝着叶辰压始过去。

“叶辰?就是八年前逃过一劫的那位?”

“没错,就是他,可我怎么也没想到,他竟然有胆子回来!”

在场众人,眼中闪过一抹惊诧。

他们想不通,叶辰到底是为何而来,难道他认为,自己可以抵抗绝家吗?

这绝无可能!

“原来是你小子,回来是想亲眼看着自己的女人,嫁给别人吗?”

李宁生语气冷淡,轻轻摇头。

叶辰把玩着手中的茶杯,嘴角一杨:“徐生呢?”

此刻他在意的只有冒着生命,为他父母下葬的表哥。

这群人,没资格让他注意。

李宁生心中讥笑,徐生早就死了,被宁蕊活生生害死。

丈夫的命,换取绝家的交好,怎么算都不亏。

并且,李宁生与宁蕊半年前定下婚约,七天后举行婚礼。

他,要借助宁蕊这个梯子,接触到绝家。

宁蕊眼睛缩成一根针,怒道:“你要找徐生,就去他家,问我算怎么回事?我和徐生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。”

“徐哥的孩子,在谁哪里?”叶辰松开手掌,茶杯上出现五根手掌印。

他,已经察觉到,不寻常之处,但还未曾惊觉。

“自然是跟着徐生,好了,徐生的事情回禀完毕,你现在立刻出去。”

李宁生摆摆手,一脸不耐烦的驱赶。

叶辰双手交叉,冷淡道:“听雪楼是你家的?”

李宁生挺胸抬头,高傲道:“不是我的,却是绝家的,绝烟淼说过,你是她一生的污点,也是最不想看到的人,看到你就脏了她的眼睛,我驱赶你有何不可?”

宾客们纷纷点头,服务员正在送酒,听到这里不由得驻足。

谁人不知道,江海最大的禁忌便是叶辰?

若是被绝家知道,一定会把他赶出去。

虽然这场定亲宴没有设定下来门槛,任何人都能进,但也只有一些达官显贵敢来罢了。

他倒好,一个落魄的废物,也敢踏进来一步?

叶辰饮了一口茶,淡然道:“这么为她着想,你是她养的狗,还是她爹?”

周围的人吓得连翻白眼,这话实属大逆不道!

李宁生一个哆嗦吓得差点没倒在地上,怒不可遏:“小子,你胡说什么?还不快点出去!”

突然“当当当”急促的铃声响起。

宁蕊回收目光,望向三楼,道:“是鉴宝大会开始了,绝烟淼拿出王羲之的字画,和一百副高仿的字混合在一起,谁若是能够鉴赏出真迹,便可以免费带走!”

“这副字叫“龙飞凤舞”,是江海最为顶尖的一幅画。”

有人补充道。

叶辰深吸口气,道:“是我父亲生前藏品中,最喜欢得一幅字。”

李宁生不屑摇头,呵斥道:“乱弹琴,什么你爹的东西,明明是绝千金的东西!”

顿了顿,继续道:“不过很快就会成为陈公子的东西了,这是绝千金,特地为他未来丈夫准备的。”

叶辰却不理会。

“快进去吧,不然连一饱眼福得机会都没有。”

一群人呜呜渣渣,素质全没了,像是耗子一般,朝着里面冲了进去。

进入三楼,视野更加开阔,周围使用落地窗,能够清晰的感受雪天的气氛。

却丝毫不觉得冷,浑身暖洋洋。

“咕噜噜”

服务员们推着柜子,放在了前方,足足有上百个。

里面放着一幅字,字体龙飞凤舞,潇洒自若,落笔王羲之!

真假难辨,实在是太过相似,似乎每一幅都是真迹。

“鉴宝开始!”随着主持人一声大喝,现场的气氛推到顶峰

却没有人上前,均是双眼发直的盯着字画,摩拳擦掌,跃跃欲试。

他们不是不想,而是不敢,得罪绝家是在自寻死路。

有人迈步,走向前去。

所有人都以羡慕敬仰的目光,盯着他。

是个青年,穿着一身黑色西装,身上有股上位者的气势流转。

此人,正是绝烟淼的未婚夫,也是这场订婚宴的男主角,陈平。

陈家,江海四大家族之一,陈平正是陈家继承人。

身份尊贵非同凡响!

毫不夸张,除却绝家,以及其他三家以外,他陈平动动脚趾头,便能让江海各大家族死无葬身之地!

“既然没人上前,陈某就做先头卒吧。”陈平推了推金丝眼镜,微笑向前。

叶辰抬脚。

他身边的人吓得亡魂皆冒,李宁生脸色发白,道:“你干什么!”

叶辰道:“没事。”

李宁生吓得连翻白眼,没好气道:“没事别乱动,你想死,别拉上我们!”

就在几天前,陈平看上一个小家族的女人,哪知道那女人誓死不从。

她父亲过来理论,陈平皱眉之间,价值五十亿的集团覆灭,那家人不知所踪,上百人口,人间蒸发了。

只有那个女人,在陈平身边见过几次,其余皆是生死不明。

叶辰迈步,旁若无人,径直走向一个柜子。

陈平注意到此,脸色一沉,死死打量叶辰的面孔。

砰!

这个表情,像是深水炸弹一般,吓得众人不知所措,手掌心出汗,眼睛都不知道往哪里看。

“啪!”

叶辰一拳砸下,当场拿出字画。

陈平心情阴郁到了极点,此刻猛然炸开:“你胆敢虎口夺食,与我作对?”

他知道,叶辰手中的字画是真的,因为这都是先前安排好的。

做成这副样子,不过是两家族要面子罢了。

可,哪里想到会杀出一个愣头青,而且直接拿到了真货。

要不然,陈平可能会大笑三声,此事揭过,落得自己大度。

可如今,对方无视他的威严,拿了字画,如何忍让?

“凭你?也有资格做我的对手?”叶辰拽了拽衣领,踏步走向招待席。

此言一出,杀死全场!

竟真的有人敢和陈平作对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