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市之至尊战王

都市之至尊战王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01:00:42

最新章节:《都市之至尊战王》0061 我经历人生错落,终遇凡俗烟火。 正在手打中,请稍等片刻,内容更新后,请重新刷新页面,即可获取最新更新!    

0031 奇异的女人。

“你叔叔给姐姐放假了,明天我带你去游乐场玩好不好?”苏摄微笑着,抓住徐龙的小手。

徐龙抬头凝望着叶辰,双目中带着许些幽怨。

但还是点头道:“好,不过我想去上学,不想浪费时间。”

叶辰点燃一根烟,笑道:“苏摄,这星期抽出时间,尽快将重建学校的事落实。”

说着,他从兜里,拿出一张紫色,镌刻着大金花。

无比精致的银行卡。

苏摄伸手接过,点了点头,带着徐龙转身离开。

紫金花卡,无限透支额度,只有一定的身份地位,为国家做出重大,突出贡献的人,才能拥有使用权。

望着一大一小离开的身影,叶辰微微一笑。

心中甚感欣慰,徐龙年纪轻轻,拥有一颗,无比上进的心,超过太多人了。

哪怕是三十岁,二十岁的人和他比,都差太远。

“跟他爸爸很像,太像了。”张海川幽幽叹道:“只是,少了他爹的一些不着调,很严肃。”

叶辰摇头轻笑,道:“青出于蓝而胜于蓝,这小子长大了了不得。”

“不跟你胡扯了,趁着还有时间,我回去陪老婆孩子了。”张海川笑着挥手,转眼已经远去。

叶辰愣了愣,道:“川哥,下次带嫂子来见我,不然见你一次揍你一次。”

张海川没有应答,也没有回应,也不知他听没听到。

经过张海川一闹,叶辰的心情好了很多。

嘴角噙着笑意,叫了辆计程车,朝家中行驶而去。

天地无声。

急促的鹅毛大雪,不知道何时停了下来。

当叶辰走到大门前,忽然耳边传来,一阵“砰砰砰”,练拳的声响。

他追着声音望去,正巧是方童童家。

于是,转移方向,漫步前行。

院子里。

方童童穿着一件紫色背心,身体紧绷,扎着马步,一招一式的发出攻击。

她很严肃,但与她面容相比,胸膛波澜壮阔,风景宜人,撩拨人心。

今天的她格外诱人,额头上的热汗已经将头发浸湿。

凹凸有致,近乎完美的身材展漏无疑,小翘臀,修长白皙的双腿。

处处都刺激着男人的心脏。

叶辰微微眯起眼睛,吐出一口浓烟,他的目光锁定在一老一少身上,略显意外。

正是那日去地下黑拳碰到的老人——张泽林。

而在他身边,站着一个青春洋溢的少女,约莫十八岁,身高却有一米八,双腿修长匀称,裹着一双黑色丝袜。

腰间,插着两把锋利的金丝匕首。

“瞧瞧谁来了?”方童童收回架势,拿起毛巾,擦了把头上的汗水,笑着看向叶辰。

“没打扰你们吧。”叶辰单手插兜,快步走入院落。

“叶先生。”张泽林拱手。

“谈什么打扰,你能来我高兴还来不及呢。”方童童欢呼跃雀,急急忙忙的跑到叶辰身旁。

而后,一挺胸膛,道:“张爷爷教我拳法呢。”

叶辰点头笑道:“那岂不是如你愿了,好好学,可不要让张老先生失望。”

其心中笑声不断,这老头过来可不是为了收你,百分之八十,为我而来。

“叶先生当日拜访,老头我,太过唐突,今日为先前的行为道歉。”张泽林带着微笑,缓慢鞠躬。

另外一旁的少女,一双灵动的双目,异彩连连,沉默着打量叶辰。

“无妨,受人之托,忠人之事,而今,你不是脱身了吗?”叶辰轻笑。

当日离开不久,便已经查完张泽林的信息。

跟宋家有些交集,却不属于上下级关系。

江海两大宋家,此宋非彼宋,两者可以说没有任何关系。

一宋便是,这逍遥自在的地下王者的宋家。

二宋便是,江海四大家族之一,帝王绝家的附庸宋家。

“小弟弟,姐姐今天来,是为了和你讨教两招。”一直沉默的少女,忽然迈步前来,满脸羞红的说道。

叶辰惊奇,此人说话轻浮,应该是久经战场,久经男人丛的老手,为什么,脸红气也燥。

不过表面无恙,抖了抖手腕,道:“为什么要和我过招?是床上过招,还是床下过招?”

话音刚落,叶辰便感觉到胳膊间的肉,传来一阵痛感。

转头一看,便看见方童童满目幽怨的望着他。

少女脸更红了,笑盈盈道:“床上过招也好,床下也好,无论哪里,你只要胜过我,我便服你在我之上。”

叶辰揉捏下巴,奇怪道:“我为什么要你服我?”

“你这人好没脑子。”少女摇头,先前的脸红,转眼消散,只剩下冷艳。

冷声道:“看来,你也就个怂包傻货,哪有师傅说的那么神奇,浪费时间。”

叶辰微微点头,转身看向张泽林。

张泽林笑意满满:“介绍下,这位是我徒弟——晏颖雅,听闻叶先生一拳击败陈展,所以前来讨教。”

叶辰啧啧称奇,这位晏颖雅真是奇哉怪哉,风情万种,楚楚动人,却不失小女人家的娇羞。

冷艳迷人,却又充满迫人的杀机,不简单!

他所见过的女人太多太多,可这般优越,多变,不凡的女人,倒是少之又少。

晏颖雅见叶辰盯着自己不放,顿时翻了个白眼,道:“怂货,直勾勾的看着我,给你机会,又不敢跟我打,这种人,我看不上,师父,咱们走吧。”

话落,转身朝门外走去。

张泽林急道:“叶先生,小徒的确失礼,但一心向学,还请你指点两招。”

叶辰摇头道:“我的功夫不是花拳绣腿,更不会卖弄。”

他出手要么杀人,要么伤人。

无论哪一点,都不合适,再者一个小姑娘,他何须放在心上。

叱咤疆场多年,叶辰遇到的对手,哪个不是强龙?

与她动手,的确有失身份,以大欺小。

“师父,你没看到他怂成什么样了吗?与他说那么多做什么?而且你还对他如此尊敬,我看你是瞎了眼,哼,一个黄毛小子,比我大不了几岁,也敢妄自称师?”

晏颖雅冷笑不断,一双美丽的眼眸中,全是讥讽。

她真的瞧不起这种男人,在她心中,叶辰根本配不上男人二字。

真男人顶天立地,何曾胆怯过?

更何况,是面对她一个小女子?

“你胡说八道什么?叶辰只是不想跟你这个三脚猫动手,怕一巴掌把你打死。”

方童童气的上气不接下气,咬着牙,反驳道。

“别吵了。”叶辰摇头叹息,看来是逃不过了。

身躯立马挺拔,浑身散发出一股意味难明的气息。

此刻,他独自一人,仿佛是千军万马,带着兵戈,铁血之意。

“摆花架子有什么用,本姑娘也会。”晏颖雅摇头嘲笑。

心道,叶辰糊弄人的本事不小,陈展败在他手中,十有八九是预先设计好的。

“你只有一次机会,用心去看。”

叶辰眼睛微微眯。

一股冷冽的寒芒,突然激荡四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