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市之至尊战王

都市之至尊战王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01:00:42

最新章节:《都市之至尊战王》0061 我经历人生错落,终遇凡俗烟火。 正在手打中,请稍等片刻,内容更新后,请重新刷新页面,即可获取最新更新!    

0030 任他叱咤风云,万人敬仰,任他……

整个院落,陷入死寂,就如同深沉的海洋。

苏摄望着地上,宛若死狗的扬尘,冷笑一声,转身朝徐晴走去。

上百道目光齐聚于此。

苏摄双手负后,盯着徐晴,淡淡启齿,道:“你口口声声说徐生是你最重要的人。”

“你口口声声求徐龙不要离开,请问,你到底有何资格?”

“我有资格,我是她姑姑,难不成你有资格?”徐晴面色发白,紧咬颤抖的嘴唇。

如此质疑她,已然让她火冒三丈。

笑话!

徐龙是她亲侄子,怎么没有资格?

苏摄冷笑着挥动手指,“你半分资格都没有,你更不配做徐龙的姑姑。”

“徐龙被人打的时候,你这个姑姑在哪里?徐龙被人辱骂杂种的时候,你这个姑姑又在哪里?你根本不了解,也不知道,他经历过什么!”

“他活在炼狱里,活在充满痛苦,阴霾,无法自拔的绝望中。”

苏摄抱胸,嘴角闪过一抹讥笑:“你倘若对他有一分关心,他也不会如此依赖将军,也不会因此跟你反目成仇。”

她说的极其轻松,极其平淡。

可落在徐晴耳朵中,却如同万丈惊雷。

她瞪大双目,摇头道:“这不是真的,这怎么可能……”

“档案给你,好自为之。”苏摄两指夹着资料袋,丢给徐晴。

随后,转身朝门口走去。

徐晴略显迟疑,但还是拿起桌子上的档案袋。

“对了,我不希望在叶将身边再看到你一次,没杀你们,本就是看在徐生的面子上,但也仅此一次。”

苏摄说完,再次迈动脚步。

这场闹剧到此结束,帷幕彻底落下。

江海,东方大桥。

东江水流滚滚,风起,浪起,风平,浪平。

叶辰负手而立,冷冽的风,将黑色风衣,吹的猎猎作响。

此刻,他的心情,如江海的浪涛,波澜起伏。

“叶辰,这一切都是你策划的吧!”

“你太脏了,我再也不想看到你,滚!”

冷眼,冷语,讥笑,各种复杂的面容,皆出现在叶辰眼前。

心情,一时间,难以平复,最亲人的不信任,才是最尖锐最锋利的刀子。

任何人,都不可能不动容,也不可能一时半刻释怀。

“啪。”

叶辰点燃一根烟,深深的一口,麻痹了大脑神经。

他手握重权,身负万里江山,这大好江河,多彩江山。

这喧闹的人群,这充满纷争都市。

皆有他一分功劳……

任他叱咤风云,万人敬仰。

任他,一怒风云变,一怒万里兵戈出征。

可面对这件事,依旧无法找到解决之法,依旧无法释怀。

此刻,心情如重千斤。

“叶将?好称呼,看不出来,你还是个当兵的。”突然,一道充满调侃的声音,传来。

张海川来了,他风尘仆仆,带着满面笑容,冲了过来。

苏摄就在远处,目光深邃的凝望着叶辰的背影。

在她身边,站着一个倔强,面容稚嫩的徐龙。

“你干什么去了?怎么灰头土脸的?”叶辰转头,当看到张海川的笑容,顿时如沐春风。

终于,他露出了个笑容。

“靠,因为这点小事,你至于吗?男子汉大丈夫,流血不流泪。”

张海川嘲笑他,晃了晃手中的酒,递给叶辰,道:“没有一壶酒解决不了的事,要是不行,那就来两壶,两壶不行,那就来一缸。”

叶辰接过,大口喝了一口,入口火辣辣,烧喉,差点没吐出来,道:“这二锅头,真够劲。”

他很久没有喝过这么劣质的酒了。

冷风,拂过张海川的脸,他站在大桥上,凝望这城市的一切。

声音略显沉重,可又有几分笑意,道:“你还记得吗?当初你十二岁,意气风发,指着这座城市,告诉我,早晚有天,你是这城市的主人。”

“你父亲是帝,你说你是王,等你上任,你就是帝王。”

“当时老子说你是中二病,一脚差点把你踹进这大江里,把你小子吓的瑟瑟发抖。”

“我取笑你说,就你这个胆小的样子,还帝王,老鼠差不多。”

叶辰闻言,顿时嗤笑出声:“你还有脸笑话我,你小时候,不是还整天弄什么降龙十八掌,学电视剧里的洪七公,也够二的。”

这次轮到张海川笑了,笑的合不拢嘴,道:“好了,咱们在这里互相揭短有意思吗?”

张海川心情复杂,拍了拍叶辰的肩膀道:“没想到你小子,竟然有胆子去当兵,还混出来个人样来,老子羡慕了!”

叶辰摇头轻笑:“说羡慕,应该我羡慕你才对,最少没那么多忧愁。”

“任你英雄盖世,任你风华绝代,任你称帝于世,多年后,还不是一样化作骷髅,最终成为一堆黄土,眼前这些忧虑,有又何等资格,让你伤神?”

张海川摇头,对叶辰的说法嗤之以鼻。

叶辰缓缓抬头,目光如电,刹那间射向远处,道:“这世间若是一切都不在乎,那也没有活下去的必要。”

“我活一世,必定要活的精彩,活在当下,目光不光要放在未来,更要放到现在。”

他明白,生而为王,所肩负的,所承担的,远远不是现在这些芝麻大小的事。

早晚有天,他会成为真正的帝王。

“呦呦呦,老子羡慕的很。”张海川哈哈大笑,其眼底闪过一抹哀鸣。

少年壮志,早已理他远去,他也早已不是那个,志在四方的少年。

其心中悲哀,悔恨。

他多想回到年轻的时候,再重新选择一次,真真正正做一个男人,一个如风一般,一个如狼一般,坚强、潇洒、不屈的男人。

“川哥,今天麻烦你了。”叶辰晃了晃手中的酒壶,递给他。

张海川接过,大口大口的往肚子里灌,不知不觉间,眼睛蒙上一层水雾。

他太羡慕叶辰,羡慕自己有这样的兄弟,羡慕他能叱咤风云,振臂一呼,十方大军出征。

这是所有男人的梦,所有男人的期望。

叶辰恢复先前的端庄,道:“有事尽快汇报。”

苏摄走来,冷冷道:“将军,近期,您需要去王家拍卖行一趟,“空城计划”王家想要脱手。”

王家,江海四大家族之一,其王家,便是做一些工程,古董、玉石的生意。

“我爹的工程。”叶有些意外,这工程,竟然在王家手里。

“空城计划”,由叶侠天与徐生一手设计,同时做出文案。

寓意非常,其“空城计划”所指,便是天上的城市。

但,工程巨大,需要的资金,远远不是用亿单位来统计。

而今,已过去八年,工程搁浅,空中,也只有一层小小的阁楼。

“什么时间?”叶辰凝望着天空,幽幽叹息。

“还有一个星期。”苏摄如实禀报。

叶辰略做沉吟,道:“近期麻烦你了,这个星期,暂且休息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