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市之至尊战王

都市之至尊战王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01:00:42

最新章节:《都市之至尊战王》0061 我经历人生错落,终遇凡俗烟火。 正在手打中,请稍等片刻,内容更新后,请重新刷新页面,即可获取最新更新!    

0029 说你们目光短浅,都是抬举!

扬尘艰难的吞了口唾液,心中生出不好的预感。

看这女人的反应,情况很不妙。

难不成真的是叶辰送的?

可为什么称呼叶辰为将军呢?

“这位美女,叶辰是我哥,我是他妹夫,怎么可能会骂他?只是一场误会罢了。”

扬尘满脸微笑,一脸的献媚,仿佛刚才对叶辰恶言相向的不是他一般。

周围的人面面相觑,议论纷纷。

“丢不丢人,刚才还对叶辰辱骂呢,现在就这样了?”

“看他那样子,恨不得跪下来舔别人,恶心。”

“这种话,还是别说了,没看到叶辰多大的派头吗?他们再怎么误会,终究还是一家人。”

宾客们,心中极其后悔,早知道叶辰如此风光。

当初就应该站在叶辰那边,别人一句话,就能让他们身份地位上升一个台阶。

听着这些讽刺的话,扬尘脸不红,心不跳,凑上前去,笑容满面,道:“我说的是实话,我怎么敢辱骂叶哥呢,再怎么说,我都是妹夫吧,这种以下犯上的事,我才不会干。”

张海川眼见扬尘如此会演戏,面子都不要,像一只狗,冷笑不断,“真特么的会舔。”

他心中更是吃惊,没想到这么漂亮的女人,如此贵重的物品,皆是出自于叶辰之手。

曾经的老朋友,现在达到什么高度了?

“哦,是这样吗?若是我发现你说假话,我便让你生不如死。”

苏摄冷冷的盯着他。

在她心中,没人可以代替叶辰的地位,更没有人可以辱骂叶将军。

凡是触及者,皆要付出代价。

“您尽管验证,我若说半句假话,便让我不得好死。”扬尘拍着胸脯,信心满满的保证。

随后,冷冷的给周围的人打眼色,带着威胁之意。

其心中激动不已,甚至想大笑三声,没想到短短几个小时,就能收获如此财富。

周围的人,都准备好了说辞,毕竟叶辰或扬尘,他们都得罪不起,更没人给他们一个小角色出头。

自然知道该选择什么。

但……

苏摄轻轻打了个响指,于四面八方,鱼贯而出十几个面相普通,装扮普通的青年。

他们没有任何特征,就算站在人群中,也不会引起任何人的注意。

他们是叶辰十军之中的一军,专门收集情报,代号“影”。

“这是方才发生的经过,所有一切的记录。”其中一位青年,拿出档案袋,递给苏摄。

随后,众人迅速消失。

扬尘眉头狂跳,这……叶辰到底是什么人?

他害怕极了,惶恐极了,这根本就瞒不过啊!

“不得不说,你的胆子很大,更大胆的是,你还敢骗将军的财物。”

苏摄展开资料,一股滔天寒意,扩散四方。

她转头看向张海川,道:“这点俗物,麻烦张先生,将它毁了。”

苏摄转了转手心的别墅钥匙,道:“这栋房子,为你帮将军,了表心意,你卖或自己住,都可以。”

张海川冷笑不断,道:“不必,我帮叶辰是因为他是我兄弟,不是为了这点臭钱。”

他很果断的上了挖掘机,随后打着火。

庞大的挖掘机,巨大的手臂,就像是一个巨人一般,横冲直撞,冲了进来。

砰砰砰!

狼烟四起,拦截之物,尽数化为齑粉。

“这是要干什么!疯了吗这是!”

宾客们吓得站起身,四处乱窜,惊恐的面色发白。

“不,不要,不要!这是我的车,张海川,你给老子停下来,老子命令你停下来!”

扬尘就像疯了一般,双目发红,扯着嗓子怒吼。

那可是价值两千两百五十万的,销量法拉利,全球只有499款。

他梦寐以求,可以付出任何代价,只求一观的东西。

唾手可得的东西,不可以这么没了。

他发疯的想要阻止,整个人就像一条疯狗。

“没人可以辱骂将军,更没有人可以欺骗将军的财物,因为这点东西就做一条狗,说你目光短浅都是在抬举你,真是让人笑掉大牙。”

苏摄站在狼烟中,丝毫不动,没有任何畏惧。

张海川横冲直撞,巨大的挖掘机铁臂横扫一切,当手臂与法拉利碰撞的时候。

“砰”一声巨响,宛如雷鸣。

“还想要,要你m的头,再冲过来,老子一巴掌拍死你。”张海川射出愤怒之光,盯着试图阻挡自己的扬尘,怒骂道。

紧接着,他再次操纵挖掘机,狠狠地砸了下去。

砰砰砰!

一时间,巨大声音连绵不绝,法拉利整个车身都变成了破铜烂铁,发动机已经废了。

“嘶嘶嘶!”

周围的人面容巨颤,如晴天霹雳一般,震撼的盯着眼前这一幕。

叶辰到底是什么人!

好有钱,好强,好狠!

先前说叶辰寒酸,想弄扬尘钱的妇女,此刻面红耳赤,羞愤的不能自已。

开什么玩笑,叶辰需要扬尘那么点钱?

没看到吗?

这就是叶辰的手笔,随便拿出来一个,就能让他们所有人倾家荡产都买不起!

他们不配提及叶辰,更不配瞧不起叶辰。

所有人都沉默了,所有人都陷入了后悔之中。

“我的车……”扬尘跪在地上,眼泪汪汪,不停地哭喊道。

“将军要你跪下,给他道歉,而今将军不在,只能让我代替完成。”苏摄冷冷的往前走。

随后,一双白嫩纤细的手掌快速伸出,如同闪电一般,抓住了扬尘的头发。

“你要干什么,我是叶辰的妹夫,你就不怕他找你麻烦?”扬尘如训斥下人一般,训斥苏摄。

在场所有人,所有人都凝神望着这一幕。

“砰!”

“砰!”

“砰!”

苏摄一言不发,冷漠到,狠辣到,所有人都胆战心惊。

她拽着扬尘的头发,走上通往二楼的楼梯。

砰、砰、砰!

头颅与楼梯碰撞的声音。

骨骼与楼梯碰撞的声音。

让人牙酸,让人胆寒。

鲜血如不要钱一般,洒落而下,楼梯上,已经沾满了血迹。

空气中弥漫着血腥味,刺鼻而难闻。

“我求求你,放开我,我错了,我错了!”

“我知道错了,我不该辱骂叶将,更不该放肆,欺骗他的财物!”

扬尘疼的灵魂都在发颤,嘴唇疯狂的颤抖!

身躯就像是筛糠,抖动个不停。

他就如同深陷北极,嘴唇干瘪而泛白,面部没有任何血色,充满了寂灭,死亡的气息。

砰、砰、砰!

又是一声声碰撞的声音。

扬尘无比后悔,眼中流出悔恨的眼泪,他不该如此。

好好的若不针对叶辰,大家皆大欢喜,而他也会收到近一个亿的订婚礼。

而今……

怕是生命都有危险。

我到底在做什么?到底有没有脑子,是头猪吗?

张海川凝望着所有人,眼中尽是嗤笑之意,其嘴角满是鄙夷与嘲弄,声音如雷,道:

“凭你也配辱骂叶辰?凭你们徐家,也配让叶辰来参加订婚礼?”

“你们有资格吗?你们扪心自问,与叶辰相比,你们到底算不算的上是一只臭虫?”

“叶辰不想跟一群蝼蚁计较,偏偏你们一个个,蝼蚁指天,大逆不道,放肆辱骂!”

“而今,徐家与杨家自食恶果,咎由自取,无人可愿!”

张海川站在院子里,字字直逼人心。

直逼他们心中最恶劣的恶根!

徐家,杨家人,各个哑口无言,现场鸦雀无声。

悔恨,羞愤,一时间充斥满整个院子。

他们所有人都错了!

错的离谱,错的可笑,错的可怜!

可怜人必有可恨之处,不外如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