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市之至尊战王

都市之至尊战王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01:00:42

最新章节:《都市之至尊战王》0061 我经历人生错落,终遇凡俗烟火。 正在手打中,请稍等片刻,内容更新后,请重新刷新页面,即可获取最新更新!    

0002 侮辱我心中的神,该当何罪!?

“这位……是哪家的千金,为何从没见过?”

“如此气质,胜过绝家千金啊,她到底是谁……”

宾客们驻足,面色潮红,呼吸急促变粗,两眼发直。

“咕咚。”

众人艰难的吞了口唾液,喉咙火辣辣,差点冒出烟。

只感觉心中一头猛虎,随时会伸出利爪,撕烂这女人的衣服。

吕艺欣双目锁定苏摄,随着她的脚步转移目光。

心中竟升起惭愧与嫉妒,她竟然连对方半根毫毛都比不上。

冷峻的气质,妩媚的容颜,近乎完美的身材,无暇无垢,晶莹剔透得肌肤。

如此完美,怎可能出现在一个人身上,可她却亲眼所见,不容反驳。

张雨欣目光中充满了呆怔,与震颤。

空气寂静,鸦雀无声,只有雪花不停地坠落。

苏摄脚步骤然停下,美丽的眼睛,在众人身上打量。

众人还在愣神。

突然,苏摄目射冷光,冷哼一声:“你拿我心中的神,和一只臭虫相提并论,该当何罪?!”

“神……”

吕艺欣双目猛然瞪大,往后退了一步。

如此美艳的女人,竟然说叶辰是她心中的神!

他现在不应该十分落魄吗?

为何会结交这等贵人?

“你应该是叶辰请过来充排面的吧,少在这里装大象。”

张雨欣回过神来,眉宇一杨。

这等贵女,有可能看上叶辰,用脚趾头去想,都没任何可能性。

“一定是这样,不然他哪有胆子来参加绝烟淼的订婚宴,带她回来充排面,不知道付出多大的代价,可能还给别人跪下舔鞋呢。”

吕艺欣双手抱胸,高昂着头,一副我已看穿的样子。

紧接着,再次启齿道:“你以为凭此就可以找回面子了吗?你要认清现实,叶家现在是江海最大的笑……”

毫无征兆“啪”的一声!

响彻在整个大厅中!

吕艺欣捂着通红脸颊,不可置信道:“你……你竟然敢……”

啪!

啪!

啪!

就像是有节奏的音乐一般,苏摄目光冷冽,一巴掌一巴掌的砸下去。

她揉了揉手掌,顿时发出“噼里啪”的骨骼音。

“我配不上叶辰,我曾跪地表白,我曾祈求他,但他没有给我一次机会……”

她目光突然放出冷光,语气冰冷如霜,“你配评价一位神吗?”

此言一出,满堂皆震!

似九天雷霆轰击脑海!

吕艺欣“噔噔蹬”爆退三步,耳膜差点炸开!

心中声嘶力竭的大喊。

到底是为什么!

这绝不可能,叶家不可能会重新崛起!

张雨欣嘴巴微张,不停地吸食冷气,却丝毫没有察觉。

叶辰以食指指向她们,“你们到底是什么人?”

张雨欣与吕艺欣面色一僵,半天没反应过来,比方才更吃惊,惊呼而出:“你不认识我?”

疯了!

疯了!

这世界疯了!

连扇吕千金耳光,竟然连对方身份都不知道!

也敢如此大胆,太不可思议了。

宾客们都愣神的望着这一幕。

“你听好。”张雨欣高昂头颅,骄傲的像个白天鹅:“我是张家独女,而我旁边这位,是吕艺欣,江海榜上有名的……”

叶辰冷冷的盯着她们,打断道:“原来是曾经的狗,通知家中的两条老狗,去我父母坟前磕头致歉。”

张雨欣:“……”

吕艺欣:“……”

她们准备好的话还未说完呢,竟如此不在意她们的身份?

还称她们父亲为老狗!

她们牙齿都快咬碎了,平时习惯了阿谀奉承,哪里有人敢这般对待?

“我查到,徐生的妻子就在听雪楼内,所以回来禀报。”

苏摄查到一些事情,但不敢对叶辰说,她怕,对方失控。

这件事极其可怕!

叶辰利落转身,留下巍峨的背影,“继续查,直到清楚为止。”

“是。”苏摄垂首,紧咬嘴唇,心微颤。

她甘愿为对方而死,可叶辰早就心有所属。

那个女人,就算是她,也……只能仰望。

但她相信,自己还有机会。

当叶辰脚步落下,忽然传出一阵冲破天际的龙啸。

外面突起狂风,耳边的吼声越来越越多,愈来愈急促。

“奇怪,江海怎么会有猛兽?”一名身穿华贵鲜服的女子,秀眉微皱,望向窗外。

“先生,请问需要点什么?”服务员询问道。

叶辰大步流星,不经意间流转出,气吞山河,豪情在天的气势。

引得众人眼前一亮,纷纷低头议论对方来历。

顿时,声音嘈杂。

女子关上窗户,眼眸中闪过一抹惊艳,凝神盯着叶辰。

“不需要,谢谢。”叶辰脚步未停,与对方擦肩而过。

女子忽然身躯一颤,急忙低下头,不敢去看。

“宁蕊,你怎么了?身体不舒服吗?”一名男子,关切的问道。

脚步声停下,叶辰转身朝对方走去。

女子,正是徐生的第二任妻子,在这里遇到,叶辰心中终究有些不愉快。

毕竟,徐家和叶家是远方亲戚。

徐生于叶辰而言,除却父母之外,是重中之重。

当初,徐生冒着生命危险,亲自为叶辰父母举办丧礼。

这件事江海人都盯着,怕是有人会找他麻烦。

叶家已经陨落了,这么做可是大禁忌。

宁蕊心中焦急,手掌冒出冷汗,不断暗骂白痴。

可已经于事无补,只能祈祷,叶辰没注意到这里。

“嫂子。”叶辰目光如炬,心中叹了口气,徐家相安无事,便是最好的消息。

宁蕊心中猛颤,面色僵硬,道:“小辰,你来这里做什么?来之前为什么不通知一下家里?”

“这位是?”男子表面露出温和的笑容,心中却已经冷到极点。

怎么会突然冒出一个人来,难不成和徐生有关系?

“徐哥呢?是否安好?”叶辰坐下来,无视了男子。

宁蕊听到徐哥二字,惊的差点魂飞魄散,急忙道:“好,好的很,他若是知道小辰回来,一定会很高兴。”

叶辰眼睛微微眯,冷笑道:“是吗?如嫂子所言?”

聪明如他,怎么会察觉不出其中的异常。

若是真的安好,怎么会如此扭捏?

“你什么人,敢如此逼问我夫人?”男子猛然拍桌,惊的二楼寂静下来。

宾客们纷纷转首,凝望着这一幕。

“夫人?改嫁了?徐哥呢?”叶辰斜靠沙发,抽出一根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