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市之至尊战王

都市之至尊战王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01:00:42

最新章节:《都市之至尊战王》0061 我经历人生错落,终遇凡俗烟火。 正在手打中,请稍等片刻,内容更新后,请重新刷新页面,即可获取最新更新!    

0026 跪下喊三声爷爷

“哈哈哈,有趣,有趣。”扬尘仰头大笑,看叶辰的目光,已经无比讥讽。

真没想到,叶辰的手段如此厉害,明明害死了徐龙的父亲。

结果,还能将徐龙给收买,甚至替他说话。

好不要脸!

奸诈的阴险小人,为了和徐晴拉近关系,当,真是无所不用。

“你笑什么?你这没脑子的蠢货,我叶叔叔跟你说一句话,便是你今生无比光辉的荣耀!”

徐龙小脸充满了认真之色,在他眼中,叶辰是神明一般的存在。

重建学校,开除校长,开除老师,甚至十分钟内,杀掉害他爹的贱人。

随手将他从深渊的生活中拉出。

在他心中,叶辰的地位无人能及,更无人可以羞辱。

“小龙,不可以没礼貌。”徐晴恨恨的看了叶辰一眼,随后走上前去,抓住徐龙的小手。

“没事没事,小孩子嘛。”扬尘微笑着摆手,做出一副很大方的样子。

“放开我。”徐龙挣扎道。

徐晴面色一沉,望着叶辰,充满了恨意。

他到底做了什么,徐龙为此都不和她亲近,这怎么可能呢?

在徐龙小时候,跟她的关系很亲密,可这才多久,就将她当做了一个陌生人。

“川哥,麻烦你一件事。”叶辰低声说道。

张海川一听,笑了笑道:“有事就直说,咱俩得关系,还说什么麻烦不麻烦。”

“堂屋里面,有一个黑色的笔记本,你帮我带出来,我有大用。”叶辰指了指远处,郑重道。

张海川面色变了变,道:“难道和徐生的事情有关?”

叶辰拍了拍他的肩膀,道:“去吧。”

张海川不再多言,快步朝着堂屋走去。

“你们两个嘀嘀咕咕干什么,还不快点滚,不知道这里不欢迎你们吗?”扬尘阴森森的笑着。

“姑姑,你要是赶叶叔叔走,以后我都不会来了,我恨你一辈子。”徐龙一本正经,满脸严肃道。

徐晴心中微微一颤,其目光更加冷冽,盯着叶辰,心中泛起无边的怒气。

“好,你入席吧。”徐晴冷哼一声,冷着脸,走回来席坐。

徐龙冲着叶辰咧嘴笑了一下。

无视了众人诡异,不怀好意的目光,叶辰带着徐龙,一大一小,并排走入席坐。

“呦,这位就是害了整个徐家的叶辰,叶公子?”扬尘身旁的一位穿着西装,嘴角噙着冷笑的青年,冷嘲热讽道。

扬尘点了点头,笑道:“都说是帝王之家,此时一看,果然名不虚传,古时候有太子害亲爹,如今,叶辰害表亲,倒也算不上残忍。”

语气缓缓,却带着几分讥讽之意。

西装青年咂舌不已,道:“害表亲的确不算残忍,但……我就想不明白,这人的脸皮,比城墙还厚吗?竟敢来参加婚礼。”

扬尘笑道:“哈哈哈,畜生怎么会记得呢?畜生没有良知啊!”

顿时,议论声起伏,言语尖酸刻薄,仿佛亲眼所见,仿佛叶辰真的杀了徐生。

叶辰把玩着手中的酒杯,缓缓抬起头来,语气平淡:“按辈分来说,你应该喊我一声大哥,即便是不喜我,也不应该如此放肆。”

“放肆?笑话!”扬尘拍桌而起,桌子上的茶杯震三震。

他居高临下,俯视着叶辰,道:“我不过是实话实说,何来放肆言论,而且,你还真不是个东西,害死小龙亲爹,现在又把小龙带在身边,你到底安的是什么心?”

叶辰双手负后,站起身躯,道:“我不想和你计较,但你一而再再而三,真当叶某,没有脾气?”

“现在给你最后一个机会,马上退下。”

叶辰缓缓抬头,目光冷冽,尖锐,充满了霸道。

一时间周围的人,全都被镇住了。

各个面露吃惊之色,道:“到底是什么来头,我怎么感觉心跳加速,害怕了!”

“好大的威风,怎么感觉和电视剧里面当官的差不多?”

宾客们面面相觑,惊疑不定道。

扬尘脸一阵红一阵白,感觉丢人无比,被对方一句话压的死死的。

自己的嚣张气焰,一下子熄火了,就像是浇上一盆冷水。

真是可恶。

叶侠天都死了八年了,这八年,难道没有人教训叶辰吗?

否则,为什么一点都不知道隐忍,为什么要和自己针芒相对?

“好啊,既然你这么说,那就把证据拿出来,证明徐家的事情和你叶家无关?”扬尘一双眼睛射出吃人的凶光。

何曾……

他何曾这么丢人过?

现场上百口人,此刻全都盯着他,丢人丢大发了。

“今天是喜事,我不想提及令大家不开心的事,你一而再再而三的针对我,不就是为了满足你自卑的心吗?”

叶辰摇头轻笑道:“你这样的蝼蚁,我不知道踩死多少只。”

他转头看向徐晴,道:“原本该判你死刑,可谁让我表妹喜欢你呢?跪下道歉,这件事与你既往不咎。”

徐晴冷着脸站起来,直视着叶辰,道:“你够了,能让你入席,我已经给足了面子,怎么,你还想我男人,对仇人笑脸相迎吗?”

“老子没有把你的腿打断,已经给你天大的颜面,你怎么就不知感恩呢?”

扬尘见徐晴这般为自己出头,面色终于好看一些,鄙夷的看向叶辰。

“就是啊,这人到底是怎么回事,做出来,还不准被人说了?”

“真是个畜生,八年前祸害完徐生,现在还要过来祸害徐晴,真不知道造的什么孽。”

上百道目光极其寒冷,齐聚叶辰身上。

但,叶辰双手负后,浑身散发着难以言明的气概,仿佛手握江山,脚踏万里山河。

浑身充斥着一股铁血,一股兵戈之意。

他淡淡启齿:“若我说,这是一个误会呢?”

“你说什么就是什么?畜生,你出来见人不带脑子吗?”扬尘高昂起头,目光之中,带着嘲弄的笑意。

叶辰把玩着酒杯,道:“这喜酒喝着可真无趣,但无妨,我今次来,就是给你们证据的。”

徐晴面色一变,目光极其复杂:“你有证据?”

“笑话,他要是拿的出证据,老子立马跪下喊他三声爷爷。”

扬尘大喝一声,满脸的嘲弄之色。

徐龙攥紧手掌,道:“我知道是谁害死了我爸。”